■ 觀察家
  基層官員只不過裝傻,拿民眾的健康、甚至不惜拿300多名兒童的生命為代價,換取自己心目中的官帽,換取美輪美奐的政績數字而已。
  昨天,全國網民都在為湖南衡東縣大浦鎮鎮長蘇根林科普,並且為他的智商表示著急。當地300多名兒童被檢血鉛超標,村口生產電鋅的美侖化工廠被指是大面積傷害兒童生命健康的元凶,面對央視的採訪鏡頭,這位官員語出驚人:孩子血鉛超標,原因不能確定,嘴裡咬鉛筆“也可能超鉛”。
  鉛筆由石墨而非鉛製成,這是一個科學常識。鎮長蘇根林說不知道,是真不知道,還是裝傻。
  我看,後者的可能性更大些,蘇鎮長或許以為民眾好糊弄,這是在權力面前陶醉的人,共同擁有的一種幻覺。
  支撐蘇鎮長奇葩判斷的,同樣來自權力對於這家化工廠合法存在、必須存在的強硬支持。這家沒有必需的控污設備保護、幾近“裸產”的化工廠,竟然在當地環保部門官員的嘴裡是“管理基本到位的”。顯然,美侖化工廠不倒,是因為在當地官員心裡的那個GDP數值不能倒,是官員奔跑在升遷官途上的姿勢不能倒。至於300多名兒童會不會倒在成長的生命道路上,這不是他們需要盤算的事情。
  面對孩子日益超標的血鉛,當地村民說,這個廠,它不走我走,我不走它走。
  當地官員的姿態,顯然是鐵定了站在污染企業主身邊的。這種集體的官員冷血,超出了人們可以承受的心理範圍,人們在呼喚著救救孩子的時候,希望上級部門治病救人,先把這些冷血的官員心靈給診斷出病根在哪。
  這是一種群體性的血液冷漠症。即便鎮長蘇根林真的不懂鉛筆擱嘴裡咬不出血鉛的超標,但一個排放如流的化工廠,其日夜生產對於當地居民的生命健康的危害與威脅,卻絕不應該是這地官員智商所能集體為零的共同盲區。蘇鎮長不懂,環保局的官員不會不懂。環保局的官員不懂,縣裡的領導不會不懂。只不過,百姓的健康甚至生命權,無法在他們這轉換為強效的治污動力,這無疑讓人遺憾。
  300多兒童超標的血鉛,不只是這家化工廠通過空氣和流水滲透在他們稚嫩的血液之中的,更是權力為違法排污企業夜以繼日的撐腰給集體註入的。他們為企業帶來的經濟效益而興奮,卻對民眾的生命健康表現出冰冷的無情,讓300多兒童的血液灌滿鉛樣的沉重,他們秀的已經不是知識與智商的下線,更是一群地方官員集體的人性下線,法治下線。
  沒有一以貫之的權力癲狂,是信口扯不出咬鉛筆“也可能超鉛”這樣荒謬論斷的。這是衡東官員面對民眾“它不走我走,我不走它走”的矛盾衝突,所發出的最具蔑視民意意味的挑逗,更是權力對於民眾權利的挑戰。這樣的官員不走,民眾的心便會散。這種權力的冷漠若不改變,下一個血鉛事件,就難以避免。
  □劉雪松(媒體人)
(編輯:SN090)
創作者介紹

花蓮民宿

iw38iwnzz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