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圖 羊城晚報記者 何裕華 實習生 胡文琦
  “我們的待用快餐已經出現負數好幾天了,能不能幫忙想想辦法?”近日,於2013年10月率先報道廣州首家“待用快餐”店弘善素食的羊城晚報,收到了該店老闆成瑞紅的來電。據稱,自媒體曝光該食店後,這大半年來,弘善素食的“施多受少”現象逐步得到解決,社會認知度的提高,領餐途徑的不斷開拓,讓更多人受助;然而,就在數天前,該店竟出現“供不應求”的情況,放在該店門前用於記錄“待用快餐”數量的小黑板,出現了不斷增大的負數。走出了一個泥沼的“待用快餐”,又陷入了另一種困境。
  一個困境
  領餐人數大幅增長
  待用快餐供不應求
  昨天中午時分,記者再次來到位於海珠區的弘善素食,正值午飯時間,只見眾多長者來排隊領餐。素食店老闆成哥準備了一上午的400份待用快餐,一下子就派光了。
  據成哥統計的數據顯示,自2013年推出“待用快餐”至今,該店每天捐贈的快餐數量基本維持在100份至200份;但領餐數量則從開始的幾十份/天,大幅增加至現在的500份左右/天,也就是說,現在的領餐數量幾乎是捐餐數量的5倍!與此同時,每到周四周五,啟智,藍天等志願團體會來店里領200份左右的飯盒派發給附近的露宿者,每當此時,日領餐數更高達700份。
  從今年6月13日起,店里剩餘的待用快餐就已經出現負增長了,成哥稱,“現在都是我們自己掏錢出來維持供應的”。
  “一開始真的沒人來領,但自從被媒體報道宣傳後,很多志願者、街道居委會等等都加入進來幫忙消化待用餐,領餐人數倍增。尤其是與‘平安鐘’這個民政部門屬下的單位合作後,通過這個掌握了最齊全的廣州長者信息的平臺,很多待用餐送到了各區的獨居老人手上。”成哥告訴記者,“目前,由‘平安鐘’介紹來的長者,每天達兩百多人。”
  解困不易
  沒有長效捐贈機制
  捐款途徑太過單一
  成哥認為,待用快餐遭遇這種負增長局面,捐贈途徑不寬是一個主因。成哥回憶道,“曾經有一對來自上海的夫婦,他們知道我們開設待用快餐的消息以後,特地買了飛機票從上海飛來廣州,只為了到我們店里來捐贈快餐,他也問我能不能開個賬戶接收捐款,但我始終不願意這樣做,因為這樣做可能會涉嫌非法,會惹來很多麻煩。”
  據瞭解,待用快餐引起社會公眾關註已逾半年,但至今認購快餐的途徑依舊只有一個——到店面現場捐贈。成哥也明白到這會限制了很多住得比較遠的善心人,畢竟不是所有熱心人都願意像那對上海夫妻一樣,花幾千元機票錢來做善事,但他也很“頑固”,因為他“還是想公眾能親身來到現場,嘗一嘗我們的飯,看一看我們是怎麼做的,再考慮捐不捐錢,而不是不明所以就往賬號里打錢”。
  何裕華、胡文琦  (原標題:待用快餐無人領無人捐)
創作者介紹

花蓮民宿

iw38iwnzz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