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學之際,北京新一輪“黑幼兒園”關停潮正在到來。據財新網報道,自7月起,北京的昌平、房山、懷柔等部分區縣的多所幼兒園收到了或整改或取締的通知。這些幼兒園大多由私人創辦,但囿於條件所限未能取得辦學資質,個別已“非法”向適齡兒童提供學前教育長達十年之久。在近幾日,幾十所幼兒園都被強制剪掉電線,撤掉監控。相關教學設備和廚房用具也紛紛被搬離。
  “黑幼兒園”的關停潮顯然並非北京獨有,此前重慶、南京等全國各城市郊區都出現過類似的關停潮。其原因無外乎“黑幼兒園”存在各種條件資質不達標的情況,而一旦不達標的幼兒園發生意外狀況,相關的監管機構負責人都必須為此負責。此前,主要集中在偏遠鄉村地帶的“黑幼兒園”曾發生多起火災、食物中毒、校車超載翻倒等事故,輿論風潮和法律懲處讓監管者們背負重壓。正是基於這樣的安全考量,監管部門從嚴執法,關停一批無證違規幼兒園,以防止類似悲劇的發生。
  值得一提的是,在當地教委給出的幼兒園資質審批標準上,在園區面積和軟件上的規定較為嚴格,例如昌平區要求民辦幼兒園的面積在2000平米以上,但實際上絕大多數幼兒園的面積都在1000-2000平米之間。在昌平區竇店鎮,27所私人幼兒園中僅有一家通過了審批,其餘均處於備案狀態。一些幼兒園要麼因為村委沒有下發房屋產權證,所以無法申領衛生許可證,要麼因為農村平房沒有建築圖紙和建築單位的相關材料,難以進行抗震鑒定,而被拒絕通過審核。很顯然,黑幼兒園被關停的理由很多,在嚴苛的辦學標準面前,政府掌握了絕對的主動權。
  如果是資質過於嚴格,便可以討論資質問題,但依據現有規定進行執法,不應受到爭議。不過,問題的複雜性不在於單次行動是否合理,而在於教育部門的根本職能是什麼。教育部門針對幼兒園管理的首要職責,應該是幫助家長提供充分的、合格的教育資源,而不是簡單地關停幼兒園。假如教育部門只有避責的考慮,而無視孩子們上幼兒園的切實困境,那麼這樣的關停就是不負責任的。
  當然,幼兒園教育目前還未納入義務教育階段,這一基本狀況使得政府提供服務的責任有所減輕。但要指出的是,目前包括幼兒園教育在內的幾乎所有中小學教育,在公辦教育的投入上都存在非均等現象。事實上,政府提供的幼兒園教育服務,起的應該是一種“兜底”功能,但現在的情況卻剛剛相反。大量的民辦幼兒園質量參差不齊,而公辦幼兒園則往往處於高質量的第一陣列。
  在目前大城市尚未考慮幼兒教育平權的前提下,鼓勵更多的幼兒園興辦應該是一個大方向。2011年《北京市舉辦小規模幼兒園暫行規定》的出台曾經符合這一預期,但三年之後政策開始變化,原先受到教育部門“幫助”的一些幼兒園被紛紛關停。更糟糕的是,在關停潮之後,所相應的以便捷為導向的公辦幼兒園服務並沒有能夠提供,於是,外來工子女滿街跑的場景也就不可避免地呈現在人們眼前。  (原標題:[社論]關停“黑幼兒園”,公共服務須均等化)
創作者介紹

花蓮民宿

iw38iwnzz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