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錦成在撲克牌通緝令中被列為“黑桃A”,排第三位。 南都記者 馬強 攝
林錦成跳樓自殺受重傷,目前仍在重症病房。 警方供圖

撲克牌通緝令中的“大王”尚少傑(左)和“小王”無名氏。 警方供圖
  跳樓砸死路人者 通緝犯“黑桃A”是也
  17年前持槍搶劫並打傷民警潛逃,被列入廣州警方“撲克牌通緝令” 逃出境外多年,走投無路潛回廣州,本月4日在荔灣廣場跳樓重傷
  世事沒有最奇,只有更奇。今年12月4日傍晚,一件慘事轟動羊城:一名從荔灣廣場5樓縱身跳下的男子將一過路男子砸傷致死,跳樓者骨折重傷。更離奇的事發生在後面:警方對這名報假名的跳樓男子產生懷疑,經核查,意外發現竟網到一條漏網的“大魚”:此人竟是17年前製造羊城第一驚天大案、在荔灣區沙面持槍打傷民警並搶走民警配槍的重大逃犯林錦成!林錦成被公安部列為督捕的B級逃犯,還是廣州警方發佈的“撲克牌通緝令”第3號人物“黑桃A”,也成為廣州警方自2012年4月發佈“撲克牌通緝令”以來,第13名落網的逃犯。其本人也供認,正是因為被警方列入“撲克牌通緝令”,才惶惶不可終日,走投無路之下選擇跳樓自殺。
  跳樓未死拒不交代身份
  12月4日傍晚,一名男子從荔灣廣場南塔5樓縱身跳下,跌至負一層時,將一名路過男子陳某砸傷致死,跳樓者也腿骨骨折,經送醫院救治脫離了生命危險。
  這宗跳樓砸死人的離奇慘事發生後,迅速引起了全城熱議,跳樓者的身份、動機及應承擔的責任也成為市民關心和討論的熱點話題。警方在當天事發後的通報中,也沒有對跳樓男子身份進行公佈,僅提到年齡約60歲,身份需進一步核實。
  昨日,負責偵辦此案件的廣州市公安局刑警支隊二大隊二中隊副中隊長唐衛星介紹了詳細案情。
  事發後,荔灣區公安分局民警立即對跳樓者身份進行核查。然而奇怪的是,經救治蘇醒過來的跳樓者,只是自稱叫張某福,廣西人,一直對民警的詢問不予理睬,對事件三緘其口,不願講出前因後果。其身上除了一個裡面只有十多元的錢包和一包香煙外,沒有任何其他物品,包括任何身份證件。一時間,事件陷入了重重迷霧之中。
  跳樓者一反常態的不配合,使民警們產生了一絲絲懷疑——— 難道跳樓男子另有隱情?民警提取了此人的相關生物物證,經過細心比對,發現此人名叫林錦成,1960年生,今年54歲,戶籍為廣州市海珠區,有違法犯罪前科,1974年因盜竊被送少管所,1981年釋放。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面前這個神情頹廢、萬念俱灰的男子,竟是公安機關追捕了17年、當年羊城第一大案的重大逃犯,在1997年持槍傷害民警的“奪槍悍匪”!
  “鑒於案情重大,廣州市公安局刑警支隊立即派員對林錦成採取了強制措施,並轉至專業醫院治療,目前還在重危病房。”唐衛星介紹,因骨折而卧床不起的林錦成,此時早已沒有了當年“羊城第一悍匪”的凶悍之氣,而是心力交瘁,蒼老不堪。在鐵證面前,他供認不諱,交代自己就是林錦成,警方“撲克牌通緝令”中的“黑桃A”,並供述了當年猖狂作案以及十多年來亡命天涯的惶恐生活。
  17年前打傷民警搶槍後逃跑
  1997年元旦,凌晨時分,事主漢某與朋友在廣州人民北路某酒家消夜出來,截了一輛出租車,並已上了後排座位。誰知此時兩邊車門突然各冒出一名男子,各持一支手槍指著事主,叫囂:“把錢拿出來!把手錶脫了!”
  漢某等人一時懵了,雖然知道遇上了搶劫,但卻反應不過來。兩名男子不耐煩,將漢某等拉下車,強行搶去其“勞力士”金錶一隻(價值人民幣11萬多元)、現金數千元以及其他財物一批,隨後消失。
  1月14日深夜,事主到荔灣區沙面某食家消夜,意外發現正在消夜的兩名男子與幾天前遇到的歹徒非常相似,經幾番確認無誤後,事主報了警。警方立即組織警力趕到,兩名歹徒十分狡猾,發覺周圍情形有異,立即奪路而逃,並各掏出手槍射擊,公然拒捕。民警與兩名歹徒激烈槍戰,一歹徒被當場擊斃,另一歹徒開槍射傷一名民警,趁機搶走了民警配槍,並劫持一輛摩托車逃逸。
  案發後警方查明,被擊斃的歹徒李某,逃跑的歹徒叫林錦成,廣州市海珠區人(時年37歲),14歲時就因盜竊被少管,出來後一直在“混江湖”,並染上吸毒惡習,近期專劫名錶再銷贓。
  境外亡命多年 走投無路逃回廣州
  “事發後,林錦成利用多個假身份證,通過偷渡等方式,潛逃到了香港、澳門等境外地區。”唐衛星說,警方當即發出通緝令,全省緝捕極度危險的重犯林錦成,不過林錦成十分狡詐,事先已安排好退路,躲避追捕。廣州警方遂將林錦成上報公安部,列為公安部B級通緝犯。2012年4月,廣州刑警支隊發佈“撲克牌通緝令”,將林錦成列為第3號通緝犯“黑桃A”,僅次於“大小王”。
  “林錦成潛逃到境外地區後,將搶來的‘勞力士’表賣了2萬多元,依然不改賭博等惡習”,唐衛星說,之後林錦成在當地落腳,後又潛逃到東南亞等地藏匿。
  林錦成久在異國他鄉,四處流竄逃亡,東躲西藏,多年的亡命生涯使他心力交瘁,加上吸毒更使身體徹底垮了下去,相貌看上去比當年通緝令上的相片蒼老了許多。為了躲避警方抓捕,林錦成不敢使用真實身份露面,更是斷絕了與家人的所有聯繫。
  “偽造了一個清遠的假身份證,逃到了白雲區出租房藏匿,據說開了一家文具精品店。”唐衛星告訴記者,由於在國外混不下去了,林錦成最終還是潛回國內,在廣州郊區搞些零售生意。
  林錦成瞭解到,他已被警方的“撲克牌通緝令”列為“黑桃A”。知道警方一直都沒有放棄對他的追捕,他的犯罪也給家庭帶來巨大的痛苦,妻子與其離婚,女兒讀到高中就被迫輟學幫人看檔口為生,加上潛逃所背負的心理壓力日漸巨大,致使疾病纏身,生意也每況愈下,林錦成悲觀失望,悔恨中產生了自殺的念頭。
  “他戶口在海珠區,租住在白雲區,跳樓卻選擇荔灣廣場。”唐衛星解釋稱,林錦成或許是為了躲避家人。今年12月4日,他選擇以跳樓的方式自殺,不料竟然砸中路人,導致一名無辜群眾失去了生命,又添上一筆“過失致人死亡”的罪行。
  據林錦成交代,當年搶奪民警配槍逃逸後,就將兩支槍都扔入了珠江江心。
  反應

  無辜死者家屬擔心亡命徒“無錢可賠”
  12月27日,一個飄雨的冷天,被林錦成跳樓砸死的陳傑生出殯。當天稍早,陳傑生的女兒陳美怡曾在微信問及記者是否知道跳樓者的名字和籍貫。作為這起跳樓事故的最大受害人之一,她對案子的進展一直不太知情。
  她唯一能夠接觸到的荔灣區華林派出所民警曾告訴她:“派出所說交給刑警大隊了。”之後,她得到的答覆一直都是“正在調查”。昨日下午,警方通報案件偵破,記者第一時間與陳美怡取得聯繫。她一開始懷疑消息是否確鑿。確認之後,她難掩震驚。
  跳樓的林錦成,自12月4日晚送入廣東省中醫院以來,一度試圖遮掩自己的身份。記者曾在醫院的留觀病區見過他,頭髮銀灰,終日沉睡,看樣子像是年屆六旬的老翁。據悉,當時醫院護士曾試圖讓他說出自己的名字,但他滴水不漏。
  作為一家經濟支柱的陳傑生去世後,這個原本拮据的一家儼然步入寒冬。這個破碎的家庭最關心的始終是賠償問題。“如果確認不了身份,就無法賠償”,陳美怡三番五次去問律師,都得到這樣的答覆。然而,因為跳樓者的沉默,確認身份成了棘手的難題。
  陳美怡曾有過一些激進的想法,比如去醫院直接找跳樓者對質,但是均沒有付諸實踐。後來,她托她二伯去醫院看了一眼跳樓者。“好精神的”,她二伯回來之後跟她們母女倆這樣形容道。因為警方日夜守護,他們連與跳樓者對話都不可能,更談不上質問。
  如今,跳樓者已被確認是一個17年前在逃的亡命之徒,陳美怡卻擔心這個亡命之徒“無錢可賠”。
  背景

  撲克牌通緝犯13人落網 林錦成是目前“最大牌”
  “一邊玩牌一邊認認通緝犯,說不准哪天能提供線索獲得獎勵呢”,2012年4月,廣州警方在全省首創撲克牌通緝令,54名有重案在身的通緝犯頭像身份印上撲克牌,其中三分之二都涉嫌故意殺人。
  2009年涉嫌殺人的公安部A級通緝犯尚少傑被印在“大王”上,並明確了懸賞金額為30萬元。印在“小王”位置的是一名無名氏,案別是持槍搶劫殺人,立案單位則是廣州市公安局刑警支隊,懸賞金額為5萬元。公安部B級通緝犯鐘煥平被印在“紅桃A”位置,懸賞金額高達20萬元。其他牌上沒有明確懸賞金額,警方承諾,對凡是提供有效線索的群眾,根據相關政策都會給予獎勵。
  撲克牌的第三位就是“黑桃A”林錦成,涉嫌“搶劫軍、警、民兵槍支彈葯案”。
  據瞭解,自2012年4月廣州警方發佈“撲克牌通緝令”以來,“黑桃A”林錦成是第13個落網的逃犯,而“大小王”尚未歸案,林錦成是至“撲克牌通緝令”發佈後,廣州警方抓獲的“最大牌”逃犯。
  本版採寫:南都記者 謝亮輝 陳傑生 實習生 吳楚 通訊員 潘國良 張毅濤
創作者介紹

花蓮民宿

iw38iwnzz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